又3家长报案‧见传媒破口大骂

又3家长报案‧见传媒破口大骂(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8日讯)随着多名学生家长集体报警指一名童子军男教练涉嫌非礼女儿,陆续再有家长陪同受害者一起到警局报案。週六早上,警方共接到3宗投报,至今有不少过9名受害者已挺身举报。不过,受害者的家属前往警局报案后,步出时一发现有记者和摄影记者到场採访时,却以不礼貌的态度回应,甚至口出恶言及爆粗,记者息事宁人,才避免发生不愉快事件。灵市警区主任阿尊奈迪于週六下午指出,週六早上在斯里白沙罗镇和白沙罗达玛的警局共接到3宗投报,至于接下来是否再有人投报则不清楚。一名家长梁先生于週六早上10时带女儿到警局报案后,步出警察局时看到採访记者和摄影记者已守候在外,于是喝令摄影记者不准拍摄,甚至态度恶劣向传媒破口大骂,过后和妻女分乘两车离去。10分钟后折返道歉不料,他在10分钟后折返,并向现场传媒道歉,然后向记者发表谈话;他说已联络其他受害者家长各别到警察局报案,目前他们希望警方能介入调查此案,以揪出涉案者。他强调投报并没有加盐加醋,不过至目前有多少人去举报他则不清楚,鑒于案发地点有些在学校,一些则在住家,因此报案地点都不同。另一方面,一名受害者于早上11时30分左右,在家人的陪同下到斯里白沙罗镇警局报案,录供逾一小时后步出警察局时,也态度恶劣地责问摄影记者,同时也爆粗乱骂,然后才悻然离去。汤木:欢迎双方对质马华雪州公共投诉及服务中心主任拿督汤木律师受询时指出,身为律师的他愿意聆听任何人的说话,若学生家长要求他给于一个平台让双方对质,随时可以到来他的服务中心,但他强调不能在对立的情况下进行。他强调在这起事件事并没有偏袒任何一方,若学生家长有证据就去做吧,可是若因此造成何先生家庭幸福和名誉影响,他们就要负责任。“目前我们要做的已经做了,现阶段我们也无需去报案,至于接下来要做些甚幺,则看何先生要怎办。”触摸手法类似不可能是意外“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套用名DJ所说‘一次两次或者是意外,再多次还是意外吗?’。这起事件在去年发生,我的女儿才初中二,被对方触摸了一次,有些女学生则不只一次,对方每次的手法都是大同小异,难道是意外吗?”家长梁先生说,事发后,他曾向女儿求证对方是如何触摸她,而女儿也示範当时的情景,以成人来看就知道并不是简单的意外。受害者示範被摸情景“就算没有知识也有常识,现在我的孩子出来指证他,还需要面对公众包括同学的指指点点,难道她要博出名吗?要上封面头条吗?她们肯站出来指证并非易事,她们还需要面对很多的压力,我也是鼓励女儿很久了,她才鼓起勇气站出来。”他说,事件爆发后,学生之间已传出流言,你一句我一句都是指教练有同样的举动,才知道并不是所谓的意外,因此才会揭发此事,并非要等了事发很久后才说出此事。他也指出,这起事件的证人就是每个受害者,包括他的女儿,因为对方对每个受害者的举动都是类似,他也对此留下一句话“召妓是一个人,赌博才要两个人”,叫人自行猜测。针对较早前童子军教练何先生泪洒记者会,梁先生指出对方有权利发表,但是,以他的观点来看,若有人诬告他,他一定会咬牙切齿去反驳,而不是号啕大哭。“目前我女儿已经勇敢地回去学校,也会继续参加童军团体;当我还是中学生时,我也是一名童军,童军是好的团体,在这件事件上只是个人的问题,并不是团体的问题。”他也促请雪州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汤木先生给家长一个平台,让他们和何先生当面对质。“我们要求现场有录影,我们也不会动手打他,我们只是要求一个明白。”教练与女儿将分开住“教练疑非礼20女童军”案,福利局官员已介入处理,并在调查结果出炉前,会暂时安排教练和他的女儿分开住。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于週六出席“马来西亚华人在政治十字路口”论坛时,如此透露。“根据程序,教练的女儿疑是受害者之一,所以他们须暂时分开住。”“教练的女儿可以选择住在亲戚家,或由福利局安排。”王赛芝说,基于此案的特殊,即“其中一名受害者是自己的女儿,而他们又住在同一间屋子”,因此,事件曝光后,福利局官员便受指示前往教练住家,以安顿他的女儿。她说,由于教练的家一直无人应门,福利局会继续跟进。女儿否认遭父非礼“儘管教练的女儿否认遭父亲非礼,不过,福利局依然会根据程序进行,直到案件完结,才决定女孩是否适合继续与父亲同住。”“相关单位也会为所有受害者提供心理辅导。”王赛芝坦承,这起案件的发生揭发了一个现象,就是少女对身体被碰触一事不敏感,也不了解自己的权益。“所以,为少女提供这方面的知识,妇女部会将早前在5所中小学进行的‘人类繁殖卫生计划’的初步研究,并逐渐推广到全国。她透露,妇女部也设立了一个让小孩拨打的热线,反应不错。‧2012.02.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