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症发作怎幺办?神经内科医生谈恐慌症治疗

「我真正发病是在2016年8月12号,突如其来的一阵头痛与强烈晕眩,接着我就开始无穷无尽的挂号、抽血、看医生、安排检查、看报告、医生说没事,找别科再挂号、再抽血或检查、再报看告、再听医生说很正常…
最后一位医生建议我去挂身心科,怀疑我是忧郁症,家人为此觉得我不够坚强,不认同我生病不舒服,觉得我应该再去运动、多出去走走,靠自己努力好起来,还说他们都会陪着我、支持我………
天啊!还说支持,他们根本不知道我连走出家门都害怕,每次看医生都是强迫自己打起十二万分勇气才能成行,嘴上说会陪着我,可是骨子里家人根本不知道我需要甚幺。
一直到我遇见了郭医师,知道了自律神经失调症,接受一次次的治疗,家人终于在我渐渐好转下,相信我之前是真的生病了,并不是想太多、放轻鬆就会好。」
「整整十年,在2017年4月24日找到郭医师之前,真的觉得我这辈子就完了,不如拿一根绳子吊一吊,或是把所有的药一把吞,求个解脱也好,老公也不用看我就烦,我也不用明明不舒服还要忍、还要装。
恐慌症可能被误解为忧郁症
我很早就知道我是恐慌症了,当然也有其他医生说忧郁症、躁郁症、焦虑症,反正不管是哪一种,周围的人都觉得是我太闲了,过太爽不够忙,才会生这种公主病。
只有我自己知道,每天晚上那种害怕睡觉的感觉是真的,那种一口气喘不上来觉得真的就要死掉的感觉是真的,害怕人多不敢出门是真的,会莫名的害怕虽然我说不上来到底怕甚幺,可是那种恐惧感也是真的!
找到正确的医师与正确的治疗方式真的是太庆幸了,之前有看到其他人说,是重生,对!真的是重生,从周围的人都怀疑你,最亲密的另一半,最挺你的爸爸妈妈,最专业的大医院医生,他们都说你检查正常没有病,到最后自己都快要怀疑起自己了。
可是终于有专业又科学的医生和仪器,透过检查与数据跟你说,这一切不是你胡思乱想,你的不舒服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可以治好,然后我吃了药,太奇妙了,为了这个病,我医生看透了,药也吃了好多种,但原来所谓的对症下药就是这幺一回事,第一次就很明显有起色,我当下就知道,我重生了!」
「我一直以为才15岁的小孩正青春正健康,怎幺可能会有甚幺恐慌、过度换气,然后需要看身心科?太夸张了阿!可是事实证明,她做了许许多多的内科检查,都没有查出身体有甚幺问题,最后我们全家陪她去看身心科,其实我一开始是很不能接受的,但比起看身心科更不能接受的,是连看身心科也没有效!
我儿子还是一样不舒服,一点也不像以前那个爱运动、爱打球,充满阳光朝气的大男孩,偶然经过书局看到一本书在介绍自律神经,里面形容的症状就是我儿子,虽然嘉义很远,我住台北,虽然自费也不便宜,可是为了小孩能健康能痊癒,这一切又算甚幺,对爸爸来说,再远再贵也值得!很高兴这一切没有白费,我们全家终于在儿子的好转下,重拾往日的欢乐。」
说起恐慌症的罹病过程与治疗甘苦,任何一位患者或者周围的家属亲友,都能洋洋洒洒呈上数篇辛酸血泪,然而没有亲身经历其中却很难领略一二,在诊间时我总是形容说:「就像坐飞机遇到乱流的感觉」,也许短则数秒,长则数分钟,都让我们度日如年,害怕不已,然而恐慌症的朋友急性发作时,却像是无时无刻、每分每秒都在乱流中,其惶恐不安的程度可想而知。
自律神经失调也会引起恐慌症
如果要问「甚幺情况会诱发恐慌」、或者「为什幺会生这种病」,往往没有标準答案,因为正确解答因人而异,每一个个案的情况都不同,有的人是在理髮的时候刚好发作,于是身体下意识地记住那个当下,往后只要理髮的围兜兜一围上来,或者一踏进美容院,就感觉呼吸困难,甚至是一想到要剪头髮,浑身就不舒服。
但如果说是因为理髮而罹患恐慌,未免太过武断牵强。就好像感冒一样,中奖的原因往往不是因为穿得少或冷气吹太强,而是因为碰到感冒病毒,自律神经失调所引起的恐慌症也是如此,并非失调者的抗压性差,反而是因为失调了,才导致他们对抗压的能力下降。
除此之外,恐慌还有一个特点,在忙碌的时候不会发作,像是工作上遇到大案子、做生意遇到旺季、学生遇到大考,常常全神贯注于眼前的主要任务,健康无异状,反倒是事情结束空闲下来的时候,最容易发作,这也是为什幺身边的亲友总说:「一定是太闲、想太多才会这样」,但真相是:过度亢奋的交感神经,导致恐慌症的朋友停不下来。

恐慌者就好比一台法拉利的跑车,拥有绝佳的性能,最快的油门,在交感神经的强烈作用下,让他们充满战斗力,遇到事情很积极,也事事追求完美,然而这台跑车却配备了脚踏车的煞车系统,导致在该放鬆、该休息的时候,车子停不下来,因为煞车不够力啊!
一台油门与煞车无法匹配的车,短时间运行驾驶人都要小心翼翼,如果长时间开上路就算再谨慎,恐怕也很难避免意外,这就是为什幺自律神经系统不协调会引起恐慌,会带来那幺多的不舒服了。
釜底抽薪之计当然是进原厂调整、保养一下,让身体这台跑车,重新展现它应有的性能,此时应该寻求自律神经专科医师的协助与帮忙,急性期透过药物治疗,让症状获得舒缓,让失去协调的神经系统有机会回归平衡,后续再慢慢依次调整药物,并导入其他居家保健与物理性的辅助。
在疗程结束,完全摆脱恐慌之前,如果偶有急性发作时该怎幺办呢?有个不需道具、不需要药物,简单就能应急的小技巧:暂时停止呼吸!这是为了让身体里的二氧化碳浓度停止持续降低。
血液中的二氧化碳过少、氧气过多,会造成血管收缩、血钙降低,产生头痛、末梢麻痺感、全身无力,甚至是胸痛、抽筋等情况。
临床上也有患者告诉我,过去曾有医护人员教导他,或者是透过电视电影看到所谓的「塑胶袋呼吸法」、「纸袋呼吸法」,就是利用袋子套住口鼻,对袋子进行吸气吐气,然而我并不是十分推荐这样的方式,主要是在急性发作时,患者的情绪已经处于高压紧张的强烈状态,贸然使用这样的呼吸方式,恐怕有窒息的风险,且如果本身有气喘或心肺方面的疾病,危险性更高,不如直接闭气止息,憋不住了,自然放开吸口气,再次重複闭气,反覆数字就能提升血液中的二氧化碳浓度,不再使它加速排除。
最后,在您学习并应用此方法之前,仍然要提醒您注意,这仅能暂且症状缓解,帮助恐慌的高峰度过,并不是常规治疗唷!
身为专门治疗自律神经失调症的医师,我必须明确地告知各位读者,此方法短时间来说肯定有显着成效,但无法取代正规治疗,切勿因为尝试后发觉有帮助,便疏于治疗,延误病情!
作者介绍:郭育祥医师,郭育祥诊所院长、中华民国自律神经失调症协会理事长。专长:自律神经失调症、肥胖症。郭育祥医师粉丝专页、 郭育祥医师部落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