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4受害者挺身斥神医‧控诉医死人

又4受害者挺身斥神医‧控诉医死人(吉隆坡8日讯)因患肾病向自称“中医界神医”求助,结果中医替他施针后数天肾脏遭细菌感染而双肾切除的王锦明,週四与另外4名受害者召开记者会,反驳有关中医刘伟兴在报章上的澄清并非属实,并逐一作出解释,认为刘氏在推卸责任。遭肾病缠身7年的王锦明指出,他于去年7月找刘医师治疗时,肾脏还能运作,还未到要去洗肾的地步。对于刘氏说他拖延两个月没有去洗肾,他说没有这回事。指医师保证100%治好他指出,医生替他在左手做插管手术,只是预防万一而已,因为一般上要插管后的半年至1年后,才可以去洗肾。西医也说当时他的肾脏还可以耐1至2年。他週四在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的陪同下,在记者会上指出,刘医师在替他治疗时,曾向他担保100%能治好他的肾病,所以他才让刘氏治疗。“我患肾病这幺多年,突然有人跟我说有得救,无论怎样也要去试一试,所以向身边朋友筹3万令吉来治病,但医生没当时没有开单据给他,所以他也无法出示证明。”在医馆处拍照证明他说,刘氏每次替病人治疗,推拿和拿药的收费至少90令吉,并非刘氏向媒体说的2至30令吉收费而已。对于刘氏说不清楚他在照片中拿着那瓶血的来历,他则说这的确是在他插针的伤口中流出来,而且照片在他的中医馆拍摄。“我对刘氏的施针治疗的方法感到好奇,所以才会拍下这些照片。”王锦明说,他身边很多朋友给刘氏治疗,起初的确看到效果,但只是很短暂而已,之后病情又会复发。他也说,他在刘氏的医馆治疗后,肾脏功能恶化,还把两个肾脏切除,但刘氏却没有因此而向他道歉,反而还说他活不到去年农曆7月16日,对于这点他深感不满,所以才会发律师信向刘氏索取400万令吉的赔偿金。受害者1:施针治手中风母肌肉腐烂不治王锦明于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再度召开记者会,另有4名自称是受害者的男女也挺身投诉刘医师。首名受害者叶小姐(34岁,保险代理)指出,她的母亲是失明人士,而且手部中风而僵硬,在朋友介绍下,于去年给刘氏治疗。“刘氏第一次替母亲推拿后,双手开始可以灵活,可以把手举起来,所以开始对医师很有信心,继续给母亲在医馆治疗。”叶小姐说,她带母亲到医馆接受第二次疗程时,刘氏替母亲施针,手部开始出现臃肿的情况,而且手部感到疼痛,她便送母亲到私人医院接受治疗。她指出,医生当时说母亲受到细菌感染,从普通病房转到紧急治疗室抢救。“我致电给刘氏告诉母亲病情,对方却劝阻我不要让母亲进院,叫母亲来医馆治疗,但医生却拒绝让母亲出院。”施针后没消毒她说,无计可施下,她之后带刘氏到医院替母亲施针,结果被护士发现赶他走。“由于我承担不起母亲的医药费,于是把母亲转送到中央医院治疗,之后母亲的手开始肿胀,肌肉腐烂。治疗两个月后,医生说母亲肺部感染细菌去世。”她也说,刘氏替病人施针,把针头拔出来时,只是用卫生纸随便擦一擦,事后也没有在病人的伤口搽消毒药水。受害者2:头扎160针汤匙插鼻孔57岁的退休男子陈先生指出,他因为患有尿酸,而向刘姓中医求医。当时,刘氏只叫他在治疗期间不可以喝啤酒,但可以喝烈酒及吸烟。“我向来都有服食治疗高血压的药物,但刘氏替我看诊时,却叫我不要吃有关药物。”他认为,刘氏在报章上所作出的澄清并非事实。“刘氏替我治病期间,曾在我的头部插了160支针,而且还曾以铁汤匙插入我的鼻孔。”他也说,刘氏最初替他治疗时,他的尿酸情况确实曾有所改善,而且他也可以走动,但那只是暂时性的情况而已。受害者3:吁停服西药姐夫血糖过高亡42岁商人曾先生指出,他曾介绍他那患有糖尿病的姐夫到刘氏医馆看诊,当时,刘氏不但劝他的姐夫勿再服食西药,同时也配给中医馆的“五脏丸”。“我的姐夫也听从刘医师的指示,未再服食控制血糖的药物,结果他在1个月后载女儿上学时,在车上因血糖过高而去世。”他说,他之前双手经常感到麻痹,所以才向刘氏求医,并让他施针,结果,在治疗过程中,他因伤口流血而脸色变得苍白,结果,刘氏却指他被鬼附身。“一般人在医馆接受推拿或其他疗程后,有关医师都会建议病人勿在治疗后立即洗澡,但刘氏却相反,还笑言:‘立即去游泳也没问题’。”他也说,刘氏施针后,并未替他的头部伤口搽消毒药水,而只是用卫生纸擦一擦而已。“我开始让刘氏治疗时,手部确实未再出现麻痹的症状,但过了一段日子后又发作,我曾问刘氏为何会这样,他回应说,我的手麻痹是辐射造成的。”受害者4:妹妹患牛皮癣指得罪榴槤精蔡女士(54岁,家庭主妇)指出,她的妹妹患有牛皮癣,一直治不好,所以介绍妹妹去刘氏医馆治疗,结果刘氏说妹妹可能以前小时候在旧家“犯到”,得罪“榴槤精”,所以叫妹妹去以前的祖屋拜拜,病情才会好转。她指出,刘氏还叫妹妹在凌晨1时到祖屋,东南西北处都要拜拜,听到狗吠声也不要转头,立即上车离开。“我妹妹之后听从医师的指示这样做,而且还去他诊所治疗,病情也没有好转,反而情况更严重,需要到医院治疗。”蔡女士也说,之前她也介绍怀有身孕,经常感到头晕的媳妇到医馆看病,而且还给媳妇服食“五脏丸”,还说这药物对孕妇没有问题,但她为了安全起见,所以没让媳妇服食。她说,她经常偏头痛及胃痛,而且常感到头晕,之前也曾给刘氏看过,还给对方施针及服药,但吃了药物后却发现身体水肿。中医师回应建议祭神属华人习俗针对蔡女士说妹妹犯到“榴槤精”去组屋拜神一事,刘伟兴说,回去犯到神明的地方拜祭是华人的传统习俗。他週四接受记者电访时指出,蔡女士的妹妹给他治疗时告诉他以前的事情,他才建议对方这样做。至于指他替曾先生看病时,说对方被鬼附身一事;他说,对曾先生没有影响,并回应说他这里不是神坛。否认保证100%医好肾病对于王锦明说他曾经100%保证能医好他的肾病,刘伟兴声称,这只是对方的一面之词,而他会保留起诉权利。他强调,这起事件越闹越大,心情已受到影响,没有心情工作。他指出,王锦明到他的医馆治疗两次,他从来没有向对方收取医疗费,何况是对方所讲的3万令吉。戏言若会算命不会被投诉询及有受害者指他可以预测他们的死期,刘伟兴说,他不会算命,也不会驱鬼,只是有时候跟病人聊天时会交流这些课题。“如果我会算命,今天就不会遭人投诉。”另外,针对王锦明指控刘氏曾预言他活不过农曆七月十六,刘氏则声称没有这样说过,只是说在这期间进院,对于华人来说很避忌。病人要求才到医院施针针对叶女士的指控,刘伟兴回应说,他从没有阻止叶女士的母亲到医院接受治疗,而且是对方一直要求他去治疗母亲的病,他才跟随对方到医院替母亲施针。他说,之前叶女士的母亲在私人医院接受治疗,但费用昂贵,所以他向叶女士建议将母亲转进政府医院接受治疗,而且医院有很多专业的医生。他也提到,他在医馆售卖给病人的“五脏丸”没有特别包装,而且这些药物于2月3日,警方及卫生部人员突击检查他的医馆时,已把药物拿走送去化验。他说,由于他的药物没有在市面上售卖,所以他没有在药物包装上列明药物成份及特别包装。基于药物已被充公化验,所以现在他在医馆只替病人按摩。他也说,他向病人收费最高只有90令吉,有些交情好的甚至不收钱。“我治疗王锦明并没有收他一分钱。”他还提到,向来是病人要求,他才会开收据,不然他都没有给收据病人。他也绝对没有劝阻病人服食西药,而且还会叫他们到医院看诊接受治疗。他说,他通常会建议病人,如果服食他的药物,最好隔半小时至1小时才服食西药。‧2012.03.08

相关推荐